揚州公司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5852893536
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公司法規

股東維權利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

發布時間:2018年5月5日 來源:揚州公司律師     http://www.osdbt.tw/
  重視股東利益保護的新《公司法》賦予了公司股東一系列廣泛的權利,并且規定當股東利益受到侵害時可以通過訴訟這種司法救濟措施來維護權利。由此,公司訴訟開始邁向多元化時代,一批新類型的公司訴訟進入了司法領域,這些新類型包括:(1)股東對股東會、董事會的決議依法請求確認無效或撤銷之訴(第22條);(2)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要求公司提供查閱會計賬簿”之訴(第34條);(3)有限責任公司異議股東的退股權保護之訴(第75條);(4)因董事會或監事會怠于行使職權而產生的股東派生訴訟制度(第152條);(5)針對董事和公司高管侵犯公司權益的股東直接訴訟制度(第153條);(6)公司出現僵局時股東享有解散公司訴訟權(第183條)。
  但是,作為公司這種復雜經濟組織的基本法,《公司法》只有區區219條,它對各種公司訴訟只能是作出框架性、原則性的規定。當大批公司糾紛案件涌向法院的時候,法院往往會無所適從,因為僅僅依靠《公司法》,連誰當原告、誰當被告,哪家法院有管轄權等等一些基本的問題都找不到直接答案。看來要想真正把股東利益保護落到實處,必須把《公司法》的有關規定進一步細化,必須制定出具有可操作性的統一司法制度,這個任務就落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頭上。2006年4月最高法院已經頒布了《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以下簡稱《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一》),該解釋旨在解決新、老《公司法》如何過渡適用問題,并不涉及公司訴訟的具體規定。
  2008年5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以下簡稱《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對外公布并生效實施,這是2005年《公司法》修訂后第二個關于適用公司法的司法解釋。它共計24個條文,專門針對公司司法解散和非破產清算問題進行了解釋。司法解散程序重在保護股東利益,而清算程序重在保護債權人及股東利益。依據該司法解釋,當公司出現僵局股東提起公司解散之訴時,股東就多了一件捍衛自身權益的法律武器了。
  所謂“公司僵局”,是指公司股東、董事之間矛盾激化,公司運行陷入僵局,導致股東會、董事會等公司機關不能按照法定程序作出決策,從而使公司陷入無法正常運轉甚至癱瘓的狀況。2006年開始實施的新《公司法》,針對公司僵局作出了股東可以請求強制解散公司的規定,這體現在《公司法》第183條:“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10%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但是,由于這一規定過于簡單,缺乏可操作性,各地法院對該條文的理解和適用存在較多的爭議。自2006年新《公司法》實施開始,股東請求解散公司的案件比較多,司法界迫切需要統一受理強制解散公司案件的司法尺度。《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積極意義就在于此,具體而言,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統一了股東可以提起解散之訴的條件
  《公司法》對可以起訴的股東資格已經作出了明確的界定,必須是“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10%以上的股東”。但是,考慮到解散公司訴訟的嚴重后果——等于宣告一家公司的死亡,也就意味著其民事主體資格的喪失,為防止濫用訴權,又對股東提取解散之訴設定了限制性條件,即必須是“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可是怎樣認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以及“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標準又是什么,《公司法》均未明確表述,再加上法院對解散公司的判決采取慎之又慎的態度,這就導致實踐中股東的解散之訴很難獲得法院支持。針對此情形,《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條就明確規定了股東可以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四種情況:“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作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此條的實質是對“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以及“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作出了四項認定標準:一是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二是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作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三是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四是作為兜底條款的其他情形。這一條既是法院受理這類案件的形式審查依據,也是法院判決是否解散公司時的實體審查標準。
  另外,《司法解釋二》第1條還從反面列舉了幾種不符合上述條件法院不應當受理的情況,比如股東以知情權、利潤分配請求權等權益受到損害的,或者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以及公司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未進行清算等為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因為出現這幾種糾紛,股東可以有其他解決途徑,不需要解散公司就能獲得救濟,比如提起知情權糾紛訴訟、盈余分配訴訟等。
  二、明確了各訴訟當事人的主體資格
  《公司法》第183條直接規定:在請求法院解散公司的訴訟中,原告的主體資格歸屬于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10%以上的股東,這一點沒有疑義。但是公司以及公司其他股東的訴訟地位如何列明卻頗存爭議,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在其制定的《關于審理涉及公司訴訟案件若干問題的處理意見(三)》中給出了一個指導性意見,該意見認為:“被告應為公司,同時應列控制股東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當事人未列入的,應告知其追加。”筆者認為,公司當被告也是合適的,但是讓控股股東當共同被告、其他非控股股東不在當事人之列均不合適,首先該判決結果關系到任何一個股東的切身利益,不能只讓提起訴訟的股東和控股股東參與訴訟程序。另外,控股股東與公司的地位并不相同,也不共享權利、共負義務,不宜將二者列為共同被告。《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則將其他股東的地位確定為第三人,這種規定還是比較符合法律意旨的。(見該解釋第四條:“股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應當以公司為被告。原告以其他股東為被告一并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原告將其他股東變更為第三人;原告堅持不予變更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原告對其他股東的起訴。原告提起解散公司訴訟應當告知其他股東,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其參加訴訟。其他股東或者有關利害關系人申請以共同原告或者第三人身份參加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
  三、理清了解散程序與清算程序的關系問題
  1、解散判決是否可同時對公司的清算問題作出一并決定的問題。公司法第184規定:“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一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而公司法第181條第(五)項即是關于公司僵局而由人民法院裁決解散的問題。由此可以看出,公司解散的判決作出時,并不同時對公司清算問題作出認定,而是給公司15天時間,由其自行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逾期未自行組織清算的,則由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組織清算級進行清算。根據此立法精神,《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與《公司法》相一致。(見解釋第2條:“股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同時又申請人民法院對公司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對其提出的清算申請不予受理。人民法院可以告知原告,在人民法院判決解散公司后,依據公司法第184條和本規定第7條的規定,自行組織清算或者另行申請人民法院對公司進行清算。”)
  2、股東可否申請人民法院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問題。從公司法第184條來看,公司逾期不自行組織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法院進行清算程序。對于股東是否可以申請人民法院組織清算的問題,公司法沒有規定。《司法解釋二》彌補了公司法的缺陷,考慮到公司解散不僅涉及到公司的債務清償問題,而且影響到股東對公司剩余財產的分配權利能否實現。《解釋二》因此規定:債權人如未提起清算申請,公司股東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四、確定了審理解散公司案件的調解原則
  通過司法判決強制解散公司可以使受害股東擺脫出資長期被鎖定的困境,但是公司一旦被解散就要面臨清算和注銷的結局,公司多年積累的商業價值將會被毀于一旦,同時也會影響到其他股東和眾多員工的切身利益。為了避免出現讓各方利益受損的“多輸”局面,借鑒《破產法》的立法經驗,在一家企業進入破產程序之前,一般會窮盡其他拯救措施,比如和解程序、重組程序,如果這兩個程序不能救活一個行將破產的企業,法院再宣告其破產進行清算。所以,一部好的《破產法》不僅僅是一部企業死亡法,更是一個企業拯救法。與《破產法》相類似,法院在判決公司解散案件時,也會想辦法窮盡一切其他救濟措施,比如要求公司或其他股東以公平合理的價格購買原告的股權,或者要求其他股東向原告出售股份,這樣既能讓不能部份和睦相處的股東獲得公平合理的價值退出公司,而且不影響公司的存續和發展,可以說這是一種“多贏”的救濟措施。現在不少發達國家都通過成文法或判例規定了強制收買股份這一救濟措施。《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借鑒了發達國家的立法經驗,把強制購買股份改造成中國式的調解程序。《新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五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解散公司訴訟案件,應當注重調解。當事人協商同意由公司或者股東收購股份,或者以減資等方式使公司存續,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當事人不能協商一致使公司存續的,人民法院應當及時判決。經人民法院調解公司收購原告股份的,公司應當自調解書生效之日起六個月內將股份轉讓或者注銷。股份轉讓或者注銷之前,原告不得以公司收購其股份為由對抗公司債權人。”



首頁| 關于我們| 專長領域| 律師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方式|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揚州公司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5852893536 技術支持: 大律師網
比特币矿机 上海时时群 5分赛计划靠谱吗 快乐十分改为20分钟 香港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20 福建时时11选五技巧 大乐透专家杀号开门彩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赛车pk10九码计划 网赌假充值教学视频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23结 全年无错尾数中特